Log in to
Email Address
Password
Forgot your password?
Not a member? Sign up now!

Ya Decoopman

Responses

创造的语法

Posted on 31 Dec

我对超现实主义的印象是”心理层面的新鲜感“。 在看到一幅该类画作的时候,去感受新鲜的冲击,去思考”为什么?“,是个很享受的过程。

对于张晓刚先生所言之“绘画的语言学”,我想东方的很多前卫画家应该都会深有同感。虽然超现实主义在中国的蓬勃晚于日韩,但是当代已经可以看见许多中国画家对运用超现实主义的转化语法解释自身的深层思想进行了成功的尝试。

张晓刚先生的作品”Train Window-Red Plum”令我联想到了日本画家船田玉樹(1912-1991)的作品「花の夕」(1938年)。从后者中我们看到的是日本画中自由、大胆的前卫元素,而以中国画中的红梅作为主题的前者似乎也依稀透露出画家对中国文化,环境的情结。

在不经意之间,发现已经有很多艺术史学家开始关注和研究“艺术语法”与“艺术表现”之间的关系。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Show less »

我对超现实主义的印象是”心理层面的新鲜感“。 在看到一幅该类画作的时候,去感受新鲜的冲击,去思考”为什么?“,是个很享受的过程。

对于张晓刚先生所言之“绘画的语言学”,我想东方的很多前卫画家应该都会深有同感。虽然超现实主义在中国的蓬勃晚于日韩,但是当代已经可以看见许多中国画家对运用超现实主义的转化语法解释自身的深层思想进行了成功的尝试。

张晓刚先生的作品”Train Window-Red Plum”令我联想到了日本画家船田玉樹(1912-1991)的作品「花の夕」(1938年)。...

Show more »